2014年05月21日

霍金或葬英国“最睿智”墓园 生前爱吃麻辣水煮鱼

  原标题:霍金或葬英国“最睿智”墓园,生前最爱中餐馆老板:每次握他手都心疼

  来自中国东北的关女士在剑桥大学开中餐厅已经七八年了,因为在华人留学生群体中颇有名气,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关姐。著名的“霍金土豆片”就出自关姐的餐厅。

  得知霍金去世的消息,关姐非常悲伤:“本来还打算和他约个时间去看看他,没想到再也来不及了。”

  在关姐眼里,霍金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人。霍金生前非常喜欢到她的店里吃中餐,关姐记得,霍金最喜欢吃的就是麻辣水煮鱼,“这是他每次必点的菜。”

  霍金逝世后,不少剑桥学子自发举行了各种悼念活动。此外,据《剑桥新闻》报道,霍金或将安葬于全英国“最睿智”的墓园中,位于剑桥大学亨廷顿旁的Ascension Burial Ground,这里也被称为“剑桥教师墓地”,埋葬于此的多是赫赫有名的人物。

  成都姑娘何雪羽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学生,2015年至2016年研究生期间,她曾住在霍金家斜对面,幸运地成为了霍金的邻居。

  何雪羽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为了缅怀霍金,他生前所在的剑桥冈维尔与凯斯学院已降半旗悼念,剑桥大学官网上也发布了悼念霍金的文章和视频。校内的剑桥学子们,自发举行了各种怀念霍金的活动,而霍金逝世的消息传出后,许多人自发前往霍金家悼念。

  剑桥大学官网上也了他年轻时的照片,这张照片还被灯光放大了打在剑桥大学的建筑上。

  除了无数缅怀和叹息,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霍金最终将安息何处。据《剑桥新闻》报道,不出意外,霍金将安葬于全英国“最睿智”的墓园中,位于剑桥大学亨廷顿旁的Ascension Burial Ground。

  和许多剑桥大学的伟人一样,这里或将成为这位物理学家最终的安身之地。Ascension Burial Ground被称为剑桥大学精心守护的秘密之地,也被称为“剑桥教师墓地”。从1857年至今,在这片1.5英亩的土地上,埋葬了超过2500人,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赫赫有名的重要人物。

  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德维希•维特根斯坦的坟墓就在此地,每年都会有无数人前来悼念。的奠基人查尔斯•的两个儿子和儿媳,以及孙女弗兰西斯•康福德也埋葬于此。

  在这片土地中至少埋葬了三名诺贝尔得主,以及七名英国功绩勋章得主。1932年首个原子的诺贝尔得主科克罗夫特爵士,1912年首个发现维生素的诺贝尔得主弗雷德里克•霍普金斯爵士,海王星的发现者约翰•柯西•亚当斯,都长眠于此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60多位出现在《国家人物传记词典》条目中的人物,包括天文学家、生物学家、工程师、诗人和哲学家,都埋葬在这里。

  而据《剑桥新闻》报道,霍金的第一任妻子简•怀尔德此前已造访过这片墓园,并表示,如果霍金安葬于此,将会得到很好的“陪伴”。

  在剑桥开中餐厅多年的关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与霍金相识多年,她甚至为霍金创作了一道菜,叫做“霍金土豆片”,后来这道菜被她印上了菜单,大受欢迎,成为不少游客来剑桥必点的一道菜,关姐的餐厅也因此成为了一家“网红餐厅”。

  关姐总喜欢称呼霍金为“小老头儿”,每次霍金来她店里,都会坐在靠窗的一处角落里,她依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霍金来自己店里的情景。

  “7年前,我的餐厅刚刚开业的时候,有一天一个自称是霍金助理的人来我店里,他是中国人,很喜欢我家的味道,他说要带霍金来尝尝。”后来,霍金的秘书拿给关姐一份霍金的饮食禁忌,“我记得有长长的一串禁忌,但是其中最严重的就是面粉和鸡蛋过敏。但我注意到,写着霍金最喜欢的食物是土豆。”

  关姐说,那道在游客口中鼎鼎有名的“霍金土豆片”,就是自己专门为霍金设计的,“霍金的面部只有一根肌肉能动,可以做出笑的表情,他已经失去了咀嚼的功能,所以我想为他做一道菜,能让他尝到味道。”于是她做出了这道带着麻辣川味的“霍金土豆片”。“霍金很喜欢这道菜,他的助理会将土豆片放进他嘴里,然后抬着他的下巴,让他咀嚼一下,尝一下味道,再把土豆取出来。”

  关姐透露,在饮食上,霍金是个“重口味”,他最爱的一道菜是店里的麻辣水煮鱼,“每一次霍金来我们店,必点的菜就是麻辣水煮鱼,因为麻辣的味道,可以刺激他的味蕾,让他觉得很舒服,而且鱼肉特别软,对他来说很方便咀嚼。”

  在关姐看来,霍金对川菜的喜爱到了几乎每隔一周都要吃一次的程度,“每周一他都会参加科研报告,听研究人员汇报科研进度。到了中午大家都会一起吃外卖,之前是英国一家三明治公司负责每周一给科学家们送三明治当午餐,但是大家都不喜欢吃,于是霍金就让大家投票,选我们家还是英国那家三明治公司,结果三明治零票,我们全票。不过由于他们与三明治公司有很多年的合同,所以不能中止,霍金就提议,让我们和那家三明治公司交替着,轮流每周送。所以每到该我们家去送餐时,所有的司机都争抢着去,就是为了见霍金一眼。”

  关姐非常了解霍金在饮食上的注意,“因为他无法咀嚼,所以都是保姆把食物放进嘴里,抬着下巴帮助他咀嚼,但是一般还来不及吐出来,食物就已经从他嘴里流出来了,以至于他的吃相不太优雅,所以他很不喜欢自己在吃饭的时候有不熟的人在旁边。”

  但关姐表示,霍金每次来店里吃饭,都会有许多人赶来围观,“每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时,我就觉得特别,我不希望霍金在吃饭的时候被打扰,但是霍金人非常和蔼,如果你很有礼貌地请霍金与你拍照的话,他一般都会答应你的请求。”在关姐眼里,霍金是个亲切可爱的人,霍金来店里吃饭,从来不“清场”,都和其他食客一起,“每一次我们为他服务,他都会通过电脑发出一声‘谢谢’。”

  在关姐的记忆中,霍金私下十分幽默,在吃饭的时候,霍金并不常讲话,但是偶尔说出一句来,便可以逗得一桌的人哈哈大笑。

  “这个小老头是个特别风趣和平易近人的人,这么多年来,他时不时就搞‘突然袭击’,不提前通知就跑到我店里来一趟,有时候来了打个招呼就走。”

  关姐回忆,自己不时会问霍金一些科学方面的问题,但是再复杂的问题,霍金都能以最简单的比喻,解释给关姐听,“我曾经问他,到底你们研究的物理是什么东西?他告诉我:‘就是用计算机计算的前世。’”

  霍金的身体状况,一直让关姐很担心,她每次遇见霍金时,都会关心他的身体健康。“每次他来店里,都会很礼貌地对我微笑,我知道他连笑一下都很困难,我喜欢用手去摸摸他的脸,他的脸冰凉的。”

  还有霍金的手,关姐记得非常柔软,但是却也始终冰凉,“他长期缺乏运动,总是坐在轮椅上,所以大热天他也觉得冷,随时身上都盖着一个毛毯,我每次握住他冰凉的手,都觉得心疼。”

  关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生活中霍金得到了很好的照顾,她常去霍金家送外卖的时候,看见霍金家中有许多照顾他的人,有生活助理和学术助理,“我看到照顾霍金的是一个团队,有三个工程师专门负责霍金的那台轮椅车的系统,还有两个保姆,一个金发,一个黑发,还有一个管家,平时他进出最常用的是一台大众的商务车。”

  有时候关姐会与霍金家的管家闲聊,管家是华裔,会一点中文,他告诉关姐,霍金现在与女儿露西,以及第一任妻子简生活在一起。“但我没有见过到他的第一任妻子,霍金每次出来都不带她,我只知道简是最近几年才回来的。”

  最让关姐印象深刻的,是霍金家的巨幅玛丽莲•梦露肖像,“霍金是玛丽莲•梦露的大粉丝,他从不掩饰对的喜爱,我每次一进入他,首先进入视线的,就是一张巨大的玛丽莲•梦露肖像。”